美媒爆料:當年在南聯盟上空還有一架F-117隱形機被導彈擊中

【環球網報道 記者 徐璐明】1999年一架美軍F-117戰機曾在對南聯盟的空襲行動中被防空導彈擊落,打破了這種隱形戰機的不敗神話。而更不為人知的是,當時還有一架F-117隱形戰斗機曾被南聯盟防空導彈擊傷。 美國The Drive網站“戰區”專欄12月1日披露了有關在1999年南聯盟戰爭中美軍F-117“夜鷹”隱形戰斗機參戰的細節,除了已知的一架被擊落的F-117戰斗機外,還有一架F-117也被南聯盟的防空系統擊中,但該機最終成功返回了基地。 1999年3月27日,美國空軍一架F-117隱形戰斗機在南聯盟(今塞爾維亞)上空被擊落。而不為人知的是,在同一場戰役中,另一架F-117戰斗機也被南聯盟的防空系統擊中,這起事件的細節直到近日被公之於眾。 前美國空軍中校、F-117戰斗機飛行員查理·漢林証實了這則由來已久的傳聞——曾有一架F-117戰斗機被南聯盟擊中,但最終設法回到了基地。 查理·漢林披露了當時駕駛F-117戰機參戰的一些“令人著迷”的細節。在1999年盟軍開始進行軍事行動時,他正在第二次駕駛F-117戰斗機執行任務。他被分配到了綽號“飛行騎士”的第9戰斗機中隊,並被部署到了德國的斯潘達萊姆空軍基地。他表示,當時的作戰任務“相當艱苦”,因為飛行時間非常長,從起飛到著陸通常間隔6個小時。他所駕駛的F-117戰機需要至少花費兩個小時的時間抵達匈牙利上上空,與加油機進行空中對接加油,然后前往前南斯拉夫上空進行30到45分鐘的精確轟炸,之后再通過另一架加油機的空中加油返回基地。 F-117戰斗機的內部隻裝備有兩枚激光制導炸彈,這兩枚炸彈通常都會被投放到同一目標上。這些目標通常為通訊設施,包括無線電發射塔,必須要擊中這些設施的底座才能將其摧毀。漢林還提到了其他的打擊目標,包括橋梁、工廠、關鍵人物所在的建筑物以及石油設施。用他的話說,那個“有趣的夜晚”涉及到兩架F-117戰機,兩機幾乎是平行飛行,相距10英裡(約16公裡)。漢林沒有說明具體的日期,但根據他的描述,這肯定是在F-117戰斗機被擊落之后。 漢林回憶說:“當時(敵人)發射了相當多的高射炮彈和防空導彈”。他表示,這些導彈包括前蘇聯制造的SA-3防空導彈,這種導彈曾擊落過“織女星31”(被擊落的F-117戰斗機的呼號),當時也還有其他型號的防空導彈在使用。 在漢林執行任務的當晚,一架美國空軍的F-16CJ戰斗機的飛行員向F-117戰機機組人員發出了敵方防空導彈來襲預警。F-16CJ戰斗機上裝備有反輻射瞄准系統(HTS)吊艙,可以用於壓制敵人的防空系統。在貝爾格萊德西北部郊區,一架F-16CJ戰斗機發出了地空導彈襲擊預警,而這時漢林正駕駛F-117戰斗機飛向目標,距離到達投彈點隻差大約30到40秒。 漢林說:“我向右側的貝爾格萊德方向看了看,一枚巨大的導彈正朝我飛來,看起來甚至像是一枚‘土星五號’火箭。我知道另一架F-117戰斗機就在那邊的某個地方,然后我看到另一枚導彈冒著火光的導彈發射升空。” 漢林此前曾針對這種情況接受過專門的訓練,在這樣的情況中他必須保持自動駕駛儀穩定工作,因為手動轉向或是做出傾斜動作可能會對戰機的雷達橫截面產生負面影響,這可能會給導彈提供一個“更具引誘力的目標”。 “當我飛向目標時,一枚導彈爆炸了,另一枚進入了太空,”漢林繼續說到。“我不知道導彈是否擊中了他,”他補充說,“他”指的是他的僚機。 隨后漢林駕機返回到進行空中加油的空域,但與與其不同的是,另一架F-117戰斗機並沒有趕來會合。在等待的時間裡,漢林讓加油機在原地等待,同時他也盡可能地節省燃料,等待另一架F-117戰機的歸來。最后,KC-135加油機的操作人員在黑暗中發現一架F-117戰機正在靠近,但沒有打開任何燈光。 “他飛機的狀態並不是很好,”漢林回憶說。這架F-117戰斗機下降高度,讓漢林和加油機機組人員檢查其兩台發動機是否都完好,或者是有其他問題。隨后漢林讓加油機機組人員放下襟翼降低飛行速度,讓這架F-117戰斗機進行對接加油。盡管有油料從加油口周圍溢出,這架F-117戰斗機還是設法加滿了油並返回基地。 漢林說,在返回德國基地的途中,這架F-117僚機“又消失了”,但兩架戰機最終都安全回到了斯潘達萊姆。海寧因確保他的僚機安全返航被授予了“杰出飛行十字勛章”,這是對“在參與空中飛行時的英雄行為或是非凡成就”的嘉獎。 漢林強調說,在任何的戰斗情況下,防空導彈對於“黑色戰機”(指F-117戰機)來說都是一個需要關注的對象。他表示,F-117戰機只是“低可見性”,而不是“隱形的”,即使是像SA-3這樣比較舊的防空導彈,對F-117來說也是一個現實威脅,正如早些時候被擊落的“織女星31”所証實的那樣。 (責編:吳鋒(實習)、陳康清) (责任编辑:admin)